我的法庭记忆

2022-05-17 18:00:09来源:法治日报  编辑:纪梦阳

  叶斌

  迄今半生,由来到法院工作前后一分为二。前二十余载,求学求知,很快一晃而过。这二十年,忙忙碌碌,竟也倏忽而逝。是的,我到合川法院工作已二十年。而法庭,则是我法院生涯的起点。

  2002年底,我去往的第一个法庭名作七间,是一个典型的乡村法庭,辖区偏远,内有号称本地西伯利亚的燕窝、二郎等乡镇。虽已做好在乡间吃苦的心理准备,但沿着逼仄的楼梯上得楼来,瞥见宿舍木床上的稻草时,仍略觉心惊。好在铺好床,裹着铺盖卷在凛冬里竟也温暖舒适,安睡到天明。

  其时正当中国加入世贸次年,富强中国蓄势待发,乡土中国仍原汁原味。法庭收案随农事与乡镇生活节律而涨落。每逢赶场天,十里八乡民众从各处涌来,平日冷清的街市热闹非凡,叫卖声与讨价还价声此起彼伏、鸡鸭喧闹不绝、生榨菜油香漂四里、银行网点排起长龙……这当儿,法庭入乡随俗,一时门庭若市。待到农忙时节,法庭也应时进入办案闲时。近年基层群众维权意识苏醒扩张,经由诉讼解纷成为常态,法庭工作忙闲界分已日渐模糊。

  在法庭经手、承办的千余案件,虽以家庭纠纷、邻里琐事为主,但千案千面,夫妻反目、父子成仇、兄弟阋墙,个中百味人生、千般际遇、万种纠葛,无一不是乡土中国各种样貌的烛照与映射。办案即断是非,观世相,味人生,至今犹记耄耋夫妻冰释前嫌相拥而泣、父子幡然悔悟重归于好等动人瞬间,然更多案件单调平凡,间或遭遇威逼利诱、人身威胁,都需要法庭人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慨然以对。

  法庭也有风轻云淡的驻庭生活。曾经无数个午后黄昏,于院坝凝神驻足,沐暖阳微雨,聆鸟啭莺啼,观花开花谢。当年那一颗李子树,落英缤纷后硕果累累,生脆清甜,如仍安在,想必已冠盖如华。曾植下的彼岸花,取其先开花后萌芽,花与叶永无交集,宛若隔世之意。恰似曾经青春的我投身法庭,而今已然中年的我仍与法院相守,两者并不曾谋面,然都是不同面相的同一个我的不尽延续。

  法庭是法治中国与乡土中国的激荡、碰撞、融汇之所。遍布华夏大地的人民法庭,如寂夜中盏盏明灯,点亮法治中国的广袤疆域。栖居其间的法庭人,如奔流于明灯中的不竭动能,诠释乡土中国具体而微的法治实践,成就扎根乡土的法治中国。

  那些聚散离合的法庭人,来来往往的当事人,曾经工作过的法庭的一砖一瓦,一木一草,或欣慰或怅惘的法庭陈年旧事,都与我相熟相知,历久弥新,或达成某种和解,成为记忆深处不可分割的一处注脚,一份珍藏。

  谨以此文回味过往的法庭岁月,致敬曾经、现在以及将来的法庭人。

  (作者单位:重庆市合川区人民法院)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