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暖

2022-06-16 08:43:27来源:检察日报  编辑:纪梦阳

  陆宝华

  突然传来了敲门声,李晓说:“请进。”一位头发苍白的老太太推门而入。老人的速度可以用“挪”来描述,边挪边问:“您就是李检察官吧,办我孙子张盼案子的?”李晓起身相迎,答道:“对,我就是李晓。”

  李晓把老人扶到沙发旁,老人却不肯坐,嗫嚅道:“我是张盼的奶奶,我们张盼可是个好孩子……”李晓对此说辞多少有点不以为然,因为在他的记忆中,很少有哪个犯罪嫌疑人的亲属会说自己家人罪有应得。但毕竟这是位老人,李晓强忍内心的不认同,说:“不急,大娘,有什么事慢慢讲。”老人缓口气,开口说起了张盼。

  张盼4岁那年,父亲也就是老太太的儿子遭遇车祸离世;6岁时,母亲又因病撒手人寰。张盼是奶奶一手带大的,一直跟奶奶一起生活。奶奶一肩扛的是孩子父母不能尽的责任。年复一年,身体越来越差,尤其得了风湿病后不仅行动不便,还需忍受病痛的折磨。这种特殊的经历,让张盼还没有长大成年,就比同龄人懂事。虽然未成年,但各种活计他都抢着干,地里家里样样都拿得起放得下。“农活我做不动了,这几年全靠这孩子!”

  老人边讲边拿出一封信递给李晓,是张盼所在班级写来的,中心意思是张盼是个好孩子,希望能从轻处罚,结尾是所有老师和同学的签名。老人又拿出一沓奖状,是张盼获得的各种奖励。李晓不由得回想起那个名叫张盼的犯罪嫌疑人的模样。这个孩子不爱说话,但李晓还记得,他的眼神和表情,有倔强,有绝望,有悲伤。

  看老人拿出这些,李晓说:“放心吧,大娘,我们会认真审理这个案子的。”老人看着李晓,欲言又止。嗫嚅着,从怀里摸出个信封,往李晓的手中塞。李晓马上意识到老人在做什么,连忙摆手躲闪,可老人不依不饶,把信封扔到了办公桌上。李晓拿起来,硬塞回老人的口袋里。老人又掏出来,硬往李晓手里塞。你来我往,几秒钟的时间,老人突然滑倒在地上,哭着说:“你一定是嫌少,可我老太太就这么点能耐,你今天要是不收,我就坐在这儿不走了。”接下来,无论李晓说什么,老人就是不肯起来。转眼一小时过去,已经劝说得口干舌燥的李晓转身出了办公室,去找隔壁的科长。

  五分钟后,李晓回来了。他把老人的信封接了过来,这下老人不用扶,自己就爬了起来,转身慢慢离去。李晓赶上去搀扶她,送她到了大门口。

  李晓目送老太太离去,回办公室收拾一下,立即带着助手赶到看守所,再次提审张盼。李晓重复上次没问出答案来的问题:“你为什么要盗窃?”毫不奇怪,张盼还是一言不发。李晓领教过这个孩子的脾性,缓缓地说:“你奶奶找过我了,她告诉我,你是好孩子,小小年纪,就知道干农活……”

  听着李晓的话,张盼终于抬起了头,眉毛动了一下,颤声说:“检察官叔叔,我可以告诉您原因,但您必须保证,不告诉我奶奶!千万千万,不能让她知道啊!”李晓说:“放心吧,这本来就是办案机密,不能告诉你奶奶的。”张盼说:“您和我奶奶见过面,应该知道她风湿病很严重,我天天看着心疼,她是我唯一的亲人,可是我又没有办法……”后来,张盼偶然在电视上看到,医院可以治疗奶奶这风湿病,但一个疗程需要1300元,两个疗程的话,正常可治愈,至少可以减轻症状。张盼想让奶奶接受治疗,可是奶奶拿不出这笔钱,张盼攒了三个多月,才不过20多元,看奶奶被疾病折磨得越来越痛苦,最终在那个夜晚伸出了手……

  张盼一遍遍地哀求李晓:“检察官叔叔,您千万不能和我奶奶说,如果我奶奶知道了,她定会为此而内疚的,她会觉得是她害了我啊。奶奶年纪大了,我真的害怕,害怕她……我……”

  “你放心吧,我们什么都不会对你奶奶讲的,这个秘密,我们替你保守。”李晓答应道。

  在送达不起诉决定书前,李晓再一次找了科长,除取回寄放在科长那里的信封,还把案外所有情况向科长作了汇报。

  过了些日子,李晓带着科室同事的捐款到了那家医院,预约了治疗,然后又赶往张盼家。李晓对老人说:“大娘,有家医院治疗风湿病效果不错,恰巧又在搞免费治疗活动,我们已经帮您联系好了,赶紧让张盼带您去吧。”老人半信半疑,转头问张盼:“这是真的假的?”张盼看看奶奶,再看看李晓,若有所思:“奶奶,检察官说的,当然不会有假。”

  李晓离开的时候,张盼送他出来,低声问:“叔叔,是您替我们交的医疗费?”李晓意味深长地说:“这是我们的一片心意,总之我们说话算话,无论何时都会保守秘密。你带奶奶去医院吧,好好照顾奶奶,别再让她老人家伤心了。”

  李晓走出几步回头一看,此刻的张盼,两行热泪从腮边滚滚落下。李晓心里一酸,转身快步而去。

  (文中张盼为化名)

  (作者单位:辽宁省凌源市人民检察院)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