浪漫的父亲

2022-06-21 09:00:12来源:法治日报  编辑:纪梦阳

  杨金坤

  清贫中的浪漫最动人。

  在我认识的所有人里,当过代课老师的父亲是唯一一个我想用浪漫这个词来形容的人。在那清贫的岁月里,父亲用浪漫的情怀,把困苦的生活过出了诗意。

  我小时候居住在老屋,每逢下雨天都漏雨,经常是外面大下、屋里小下,外面不下,屋里还滴答。有天夜里,我正在香甜的睡梦中,被一滴滴凉意惊醒,见父亲和母亲正把家中的盆盆罐罐放在炕上、地上接雨水,我知道外面又下雨了。

  “你别说话,用心听。”父亲见我嘟嘟囔囔闹情绪,扭头对我说。

  “听什么?”我揉揉惺忪的眼睛,问父亲。

  “雨水落在不同质的容器里声音不一样,容器的大小以及容器里雨水的多少,滴落的声音也各不相同,声音还蛮好听的。”父亲边听边说。我仔细听,全家人也仔细听。

  “大弦嘈嘈如急雨,小弦切切如私语。嘈嘈切切错杂弹,大珠小珠落玉盘……”在全家人谛听漏雨时,父亲竟然吟哦起唐诗来。那时,我还没有学过白居易的《琵琶行》,但我感觉那句“大珠小珠落玉盘”与此情此景竟如此贴切,那滴滴漏雨声也变得如此优美。

  因为历史原因,父亲当了几年代课老师后被辞退了,母亲为父亲鸣不平,父亲劝母亲说:“‘种豆南山下,草盛豆苗稀。晨兴理荒秽,带月荷锄归。’学学五柳先生归园田居也不错。”被辞退的第二年,父亲在自留地里种了西瓜,西瓜快成熟时,父亲每晚都要去地里守瓜园。有天晚上,父亲只带了被子却忘了带枕头,第二天回家,母亲问他睡觉枕的什么,父亲笑呵呵地回答:“曲肱而枕之,乐亦在其中矣。”

  有天晚上,我吃地瓜面窝头吃多了,本来地瓜面窝头难消化,再加上天寒地冷,我腹胀难受。父亲把白萝卜切成条,放在铁锅内,待水开萝卜熟,让我用筷子夹着趁热吃。我本来就腹胀,实在吃不下,父亲就为我讲起了《水浒传》,并对我说:“你看锅内的白萝卜条‘乐如同队鱼,游泳清水湄。’,像不像‘浪里白条’张顺。”我听着《水浒传》,吃着萝卜条,不等吃完,一股气体从体内排出,顿觉全身轻松。

  父亲用浪漫点亮清贫的生活,为我的童年送来一束束光。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:浪漫就是发现希望,唤醒憧憬,包容挫折,唯有这样才能懂得生活、享受生活。

  谢谢,浪漫的父亲。

  (作者单位:山东省临清市人民检察院)

友情链接